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租房子不容易,租个好房子更不容易!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27日 09:43

一.工资静止在3500

璐璐是一个平面设计师,一毕业就进入了一家设计公司工作,人事告诉她:你没有工作经验,工资只能给你3500一个月。3500扣除掉五险一金以及房租,在深圳基本就是月光。毕竟是应届毕业生没有底气,璐璐就抱着后期或许能涨工资的想法,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一年多,案子多的时候能多点补贴工资也会高点,但大多时候工资都静止在3500。



让璐璐决定一定要辞职,是因为有一段时间较为空闲时,人事提出意见:要砍掉所有设计师底薪的1/3,等案子多了再补回来。

现实就是现实,璐璐意识到当饭都吃不起,房子也住不起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苦苦坚持下去。

二.和对象共进退

很多人离开某份工作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出于家庭和感情因素的考量,小李就是其中之一。小李决定年底要离开深圳,因为她的男朋友想要回老家发展,而且自己本来就不是深圳人。

是继续留在深圳为了所谓的梦想每天挤地铁、跟房东周旋,还是跟男朋友回老家过着舒适且平淡的生活,她考虑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决定要和男朋友一起离开。



小李也犹豫过,但是她觉得,人只能选择当下不会后悔的决定,不管将来如何,起码此刻觉得值了。

三.加班加到崩溃

刚毕业没多久的盈盈,换了这份工作后简直要被虐哭了,说着不提倡加班的上司确实下班挺早的,但是她却感觉自己永远有干不完的活,周末还常常有临时安排的工作,连着加班了几个礼拜以后,天天都觉得好煎熬。

朋友偶尔约个饭,她拼命完成的当天工作,想要早点下班,但临近下班时还是会有新的工作安排,无奈的盈盈只能一次次回绝朋友们的约会,日子久了,朋友们聚会也自动忽略了盈盈。



有时候她会问自己:是不是我太娇气了?只有我觉得这种日子太难熬吗?

又一次周末加班加到心态崩了,她狠狠哭了一场,开始怀疑自己坚持的理由。过完年,应该就不会再继续做下去了。

四.努力得不到回报

大兵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职位,工作一直勤勤恳恳,公司今年好几个大案子都是他们部门拿下的,本想着到年底应该公司会表扬他们部门并且有相应的奖励,但是出于某些内部竞争和其他的缘故,人事却通知大兵他们经理,这年的年终奖没有他们部门的份。

年终奖对于大兵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年初时大兵就发誓今年好好努力,年底拿了年终奖就换一个好点、近点的房子,但最后这个愿望还是落空了。

辛苦了一年,却连年终奖都没拿到,沮丧的大兵还是选择了放弃。



年底到了,有人说,拿了年终奖就该走了,也有人说,再看看吧,也许明年就好了。

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房租上涨的速度,再怎么奋斗也逃离不了起早贪黑挤公交的命运,是很多在城市漂泊异乡人的感慨。如果说决定离开深圳的租客们有太多遗憾,那么其中一定包含租客网给予他们的温暖。

租客网从“单边收费”,以不收取中介费等一系列费用减轻租客经济负担,到推出“租客惠”优惠买单,让租客享受到档次更高、更优惠的生活,以及“全民合伙人”为所有租客提供一个新的创业赚钱机会。租客网一直努力在降低租客经济负担的同时,让租客的精神也得以享受,以租客的需求作为平台发展的核心。

新的一年立不管你是继续坚守原地,还是有新的规划,相信,2020租客网都会一如既往为我们提供如家一般的温暖!


相关推荐

行业饱和,长租公寓的摊子谁来收拾?

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天气渐暖,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6月02日 11:41

租客网:要租房吗?别慌,别慌,来租客网一站式解决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27日 11:33

OLED大势已成,液晶材料起家的瑞联新材如何抢占先机?

当手机界还回响着“LCD永不为奴”的声音之时,在OLED显示屏的上游材料领域,早已有公司悄然开始布局。瑞联新材是国内OLED材料的领军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发“OLED前端材料化合物”超过1300种,自主研发的合成路线超过1800种,产品实现了对“发光层材料”、“通用层材料”的全覆盖。Idemitsu、Dupont、Merck、Doosan、Duksan等国际领先企业,占据全球OLED终端材料市场约70%份额,瑞联新材已经全部建立合作关系。同时,瑞联新材还是国际领先的“单体液晶”生产商,凭借液晶单体产品,成为占据全球混合液晶市场约80%份额的龙头企业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核心供应商,并与国内主要混合液晶厂商八亿时空(688181)、江苏和成、诚志永华建立稳定合作。近年来,OLED的发展迅速,俨然一副将要取代LCD的趋势。反观LCD,过剩的产能不断拉低LCD面板的价格,行业深陷“低谷”。如此局势之下,瑞联新材将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它又能否在产品更新迭代的浪潮中乘风而起?榨干LCD全部价值最近几年,瑞联新材业务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从7.2亿元增长至9.9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7.3%;净利润也从7800万元增长至1.48亿元。其中,液晶材料是瑞联新材的营收支柱,2017年至2019年,其液晶材料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78亿元、5.97亿元、5.6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53.6%、69.8%、57.6%。瑞联新材所生产的液晶材料主要为单体液晶,单体液晶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便是在LCD面板制造中,最终用到的“混合液晶”。2019年瑞联新材液晶单体产品的销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达到16%,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得益于其与全球混合液晶龙头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深度合作。当期,德国Merck和日本中村(JNC指定采购商)是瑞联新材前两大客户,它们合力贡献了瑞联新材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不过,虽然液晶材料业务依旧是瑞联新材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营收增长却出现下滑。与此同时,瑞联新材OLED材料营收却同比增长50%,达到2.3亿元。在这两个业务营收规模的“此消彼长”中,是否意味着LCD材料业务真的已经触顶?瑞联新材LCD材料业务其实还未达到上限,其液晶单体销量一直保持增长,已从2017年的80.49吨增长至2019年的131.08吨。液晶材料收入下降,主要是受到LCD面板价格下降的影响,上游材料价格因此相应下调。而随着三星、LG等显示面板生产厂商逐步减少或退出LCD产能,世界产能进一步向中国转移,LCD的价格也正在逐步回暖。此外,下游LCD显示面板的市场也仍有一定发展空间。这是因为,虽然OLED的发展正在逐步侵蚀LCD的市场,但LCD目前仍是平板显示市场的主流,2019年全球平板显示市场规模约为1052亿美元,其中LCD面板市场规模约为793亿美元,占比为75.37%。在LCD电视面板大尺寸化趋势,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带动下,LCD面板市场规模也将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根据IHS数据,2019年,全球LC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为2.16亿平米,预计到2023年,LCD面板的出货面积预计将增至2.39亿平方米。届时,作为LCD面板的上游材料供应商,瑞联新材继续受益可期。为了迎接液晶材料需求的增加,瑞联新材此次申请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就拟募集3亿元资金,用于新建两个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车间。抢先布局OLED纵观显示技术发展历程,从“CRT电视”到“等离子电视”,再到如今的LCD,新老技术交替屡见不鲜。曾在与等离子显示技术的角逐中胜出的LCD,如今也面临OLED的冲击。OLED,即“有机发光二极管”,而OLED显示屏则是利用有机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OLED也可以分为“PMOLED”和“AMOLED”,其中AMOLED是当前发展的主要方向。从LCD和OLED的发光原理上看,LCD发光主要依靠“背光模组”,而背光模组通常由大量的LED背光灯组成,液晶材料则相当于“光闸开关”。与LCD不同,OLED则不需要背光模组,也不需要控制光量的液晶层,它能够实现自发光。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OLED显示屏的结构与LCD显示屏不同,LCD中需要用到的“滤光片”、“偏光片”、“背光源”和“混合液晶”都被“OLED终端材料”所取代,因此在整个面板制造中,OLED材料成本占比远远大于液晶材料成本占比。OLED材料成本占OLED面板材料成本的比重约30%。其中,发光层材料是OLED终端材料的核心部分。按照发光颜色的不同,发光层材料可分为蓝光、红光和绿光材料。目前,瑞联新材产品已经覆盖这三种发光层材料,并实现规模化销售。同时,瑞联新材也是是国内少数能规模化生产OLED材料的企业,2019年其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市场的占有率约14%。得益于构造相对简单,OLED面板相对LCD面板更轻、更薄,同时OLED的材料特性也使得其可以实现柔性显示和透明显示。这些特性也促使OLED面板在智能手机、VR以及智能手表等领域逐渐取代LCD面板,成为设备制造商的新选择。以手机为例,各大手机品牌的旗舰机纷纷放弃液晶显示屏(LCD)转而投向OLED的怀抱,连LCD忠实用户苹果,也在它的X、Xs系列采用了OLED显示屏。但受限于蒸镀技术、良品率等原因,OLED的价格也明显高于LCD,并且短时间内OLED材料的市场也将集中在中小尺寸屏幕产品。不过,不同于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LCD面板市场,OLED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作为新型显示技术,近年来OLED显示的商业化应用越来越多,AMOLED面板的出货面积也从2014年的155万平方米增长至2018年的659万平方米,复合增长率达到43.6%。据IHS的预测,到2023年,AMOLE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将增至2243.48万平方米。而下游的放量,也将推动上游OLED原材料产业的发展。IHS也预测到,2019年OLED终端材料市场的需求约为82.34吨,较2018年增长42.36%。未来随着OLED显示面板产量的不断增长,OLED显示材料的需求也将继续扩大。届时,瑞联新材作为OLED前端材料供应商,其OLED业务规模将迅速扩张。掘金医药中间体领域仅仅是显示材料市场已经不能满足瑞联新材的胃口,它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在液晶材料营收出现下滑时,瑞联新材的整体营收能够继续保持增长,除了OLED材料业务外,也有医药中间体一半的功劳。2019年,医药中间体业务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160%。所谓CMO,即“医药合同生产”,是指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医药制剂”等的定制生产等服务。而CDMO的出现,则是随着药企不断加强对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的要求,单一代工生产服务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需求。药企希望CMO企业能够利用自身技术积累承担更多工艺研发、改进的创新性服务职能,帮助药企提高合成效率并最终降低制造成本。目前,多数跨国制药企业为了降低药品研发生产成本,会选择委托CMO企业生产定制化的中间体、原料药,通过专业化分工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根据BusinessInsights的统计,2017年中国CMO的市场规模约为314亿元,到2021年,中国CMO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626亿元,复合增长率约18.83%。医药中间体是指生产“原料药”之前的各类化合物,虽然看似与显示材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本质上都属于有机材料。能够成功跨界,也要归功于瑞联新材在显示材料领域积累的大量“化学合成”、“纯化”、“痕量分析”及“量产体系”等技术经验。而瑞联新材受托完成合成路线工艺研发及规模化生产的“PA0045”,是当前医药中间体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PA0045产品营收1.44亿元,占医药中间体总营收92.3%。它也是某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的医药中间体,该肺癌治疗药物已在日本、美国、欧洲等地注册上市。虽然,瑞联新材开发出的成熟的医药中间体数量相对较少,但瑞联新材处于在研阶段的医药中间体项目超过10个,随着在研产品对应终端制剂研发阶段的推进,更多的医药中间体将逐渐兑现,医药中间体将成为联瑞新材的又一大核心业务。有机材料领域多年的深耕,瑞联新材得以建立起以液晶显示材料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体系。眼下,OLED取代LCD成为显示技术的主流已是大势所趋,瑞联新材也做好两手准备,在LCD依旧处于“当打之年”榨干它的每一滴价值,同时,布局未来OLED,等到LCD开始衰落之时,OLED将继续保障其不受影响。而随着CMO业务的逐步成熟,也将为瑞联新材的业绩增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2020年04月27日 11:11